新闻

“新冠疫情与世界大变局”研讨会在线上举行

日期:2021-09-30 浏览次数:194

2020年5月8日下午 ,由清华大学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研究院和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共同主办的“新冠疫情与世界大变局”专题线上研讨会圆满举行。会议由清华大学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教授主持,分“新冠疫情与全球经济、治理变局”和“新冠疫情与全球秩序变局”两个分论题展开。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特聘教授、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王绍光致辞指出,战“疫”总会有结束的时候,我们离它越来越近,问题是结束以后情况会变得更好吗?新的世界格局将是什么样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其中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就主题发言指出,这场疫情是一次世所罕见的人类灾难,也是一场危机,包括人的生命危机、地球的生态危机、各国之间的政治危机、全球治理危机以及经济危机。疫情之后,世界格局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中国会成为世界舞台上一种阳光、正向、具有引领性的力量,会成为世界经济的稳定根据地。陈文玲对世界格局的演化充满信心,认为各个国家和全世界人民通过反思会找到一条康庄大道。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研究院兼职副研究员高宇宁作了题为“新冠疫情对全球产业链与价值链影响分析”的发言。这次疫情对于全球经济的冲击的独特之处在于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双暂停”,这与我们传统上所熟悉的危机不太一样,供给侧和需求侧同时出现了断崖式下降和暂停的情况。全世界的链条网络牵一发而动全身,大家谁都无法独善其身。高宇宁认为,疫情导致大规模全球供应链转移的情况不太可能在中短期之内发生。

王绍光教授作了题为“深度不确定性:新冠疫情与世界变局”的发言。王绍光从“确定性”入手将事件分成三大类,即确定性事件、一般不确定性和深度不确定性。新冠疫情既不是灰犀牛事件,也不是黑天鹅,王绍光把它称为“天外来物事件”,是我们即使回头都解释不了的东西,具有深度不确定。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人文学院世界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殷之光作了题为“作为选举机器的英美政党与新自由主义时代公共卫生危机”的发言。殷之光以英国为例,认为英国在处理这场公共卫生危机时实质上是用公关的态度,这与它过去三十年推进的小政府以及私有化密不可分。包括今天对于中国的攻击和对于新冠问题的索赔,实质也在于选举政治的需求,不能用传统的国际关系模式去理解。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院长、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研究院兼职副研究员鄢一龙作了题为“国家何以成败——新冠疫情与制度之争再思考”的发言。鄢一龙指出只有组织性跟包容性都很强的国家才能够持续成功,才能够创造持续的经济增长,才能够有力量去应对像新冠肺炎这种危机,假如有一个维度出现问题都会造成国家的失败。中国已经创造了一种组织性和包容性都很强大的制度模式,使得其能够在经济发展以及疫情处置中表现出较强的能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作了题为“走向多样化的世界”的发言。王湘穗认为新冠疫情将对世界历史产生重大的影响,包括对经济、政治、社会、文明习俗造成深远的影响。疫情将会重创残存的“美式”全球体系,从根本上改变全球秩序。疫后的全球一定会走向一个多样化的世界,以前是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未来会出现一些、一批洲域共同体,并且美国体系的裂痕和州域共同体的聚合是两个并行的运动。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翟东升作了题为“全球化的进退与分化”的发言。翟东升认为疫情本身是不足于主导全球化进退的,它只能是加速或者形成一定的停滞或者调整,疫情本身其实并不会真正逆转或者改变全球化的波动趋势。逆全球化的动能是很多的。中国应该顺势而为,伺机而动,“一带一路”应该做战略性的升级和集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魏南枝作了题为“世界的去中心化与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国家与资本博弈的加剧”的发言。魏南枝指出新冠肺炎大流行不是在重塑历史,而是在加速历史进程:第一是去中心化在加速,第二是政治国家与资本博弈在加剧,第三是人类社会的不确定性在加深。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副教授白钢作了题为“新冠疫情下的三重危机与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发言。白钢指出,就像黑死病爆发终结了十三世纪世界体系,一战终结了英国霸权,二战终结了旧殖民体系一样,本次疫情将彻底终结美国霸权,并让出现重大失序和失效的十六世纪以来的世界体系加速,趋向根本性的重组,也就是说东西方的攻守之势伴随这次疫情将会出现历史性的决定性逆转,标志着十六世纪以来由西方所主导的整体性世界体系的整体性重组,也因而标志着五百年以来未有之大变局的全面到来。

《文化纵横》执行主编陶庆梅发言认为,这次新冠疫情让我们看到经济发展不光是其自身的问题,还会受到国际范围的影响,同时受到所在国民众心理的影响,这些都可能对经济发展或者对全球化的经济构成产生制约作用。在深刻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中国模式派和中国学派都面临着全新的挑战,我们不仅仅要解释自己,还要参与到世界变局当中。让中国学派具有世界意义,这是疫情对中国学派提出的新挑战。

《文化纵横》杂志社社长杨平对本次专题研讨作点评。他指出,疫情只是现有国际秩序变动的一个诱因,而更深刻的力量实际上是资本秩序,资本的运动规律决定了当代的国际体系演变的根本规律。对于疫情危机引发的全球秩序变动以及疫情危机眼前引发的发达国家与发达国家、中国与西方国家以及世界各国的矛盾冲突,应该以更长远的眼光来判断。

胡鞍钢教授对本次研讨进行总结。他指出,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将于5月22日在北京召开,今年又是设计“十四五”规划的关键之年。这次疫情带来的冲击,将在很大程度上对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带来影响,而这场疫情对世界的大变局也包括中国的大变局的影响仅仅是刚刚开始。拿起历史的望远镜去看历史的规律,只有团结合作才能战胜疫情,我们有必要对这场危机进行进一步的跟踪和研究,也期待相关主题研讨会的再一次召开。

会议由观察者网提供媒体支持,会议现场实录将陆续推出,敬请关注。

文字丨阮萍晶